關於部落格
就是小鴨我的網誌嘛...無所不聊...
  • 922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提親記


不過從四月確定婚期後,提親日期一延再延,剛開始是因為媽媽受傷住院,
再來阿公過世做對年,好不容易終於敲定一個日期(其實還是外星倫自個看月歷亂點出來的),
然後就像外星倫說的-等著兩派人馬光明頂上相見。
這麼說真的一點也不為過,兩方的家人的確都相當重視,
提親是雙方家長第一次見面,爸媽第一次嫁女兒,非常緊張,提親的日期是八月一日星期天,
他們星期五就把家中打掃的像樣品屋一樣乾淨漂亮,連椅子都準備好了,
聽外星倫說他媽也是準備了新行頭,要打扮的很漂亮的來參加這場活動,
外星倫前一天還一直問我要不要穿西裝,不過天氣那麼熱,穿個大西裝來可能會先中暑在路上吧,
還是穿的乾淨簡單就好吧。


時間訂在早上11點,不過前一晚我還是有些許緊張,和外星倫反覆通了電話對了一下行程,
10點師大接外星倫-11點到我家-談到11:40離開-12:30去台北餐廳用餐,
也對了路線圖,怎麼從北二高下交流道後到我家,哪個路口要轉彎,哪個地方可以停車,
又怕不小心睡過頭,叮嚀外星倫要調好鬧鐘,自己也設了九點要起床,然後又再反覆確認,談到半夜三更才睡。


就這樣,前置工作做的這麼仔細了,感覺上應該沒什麼問題了吧,沒想到...


早上還在睡夢中,電話響起,呃,發生什麼事,我的鬧鐘調錯了嗎?

接起電話,媽媽又急又怒的聲音傳來:「幾點了,妳還在睡呀!」

看了一下手機的時間,才七點多,不知道媽媽在急什麼,好像前幾天就有和他們說,對方快11點才會來。
「現在才七點多,人家他們11點才來呀,我當然還在睡呀,我調鬧鐘九點才要起來呀!」

「妳怎麼還像無事人一樣,人家要來提親,妳怎麼還若無其事?妳不知道家裏很多事要忙嗎?」媽媽語氣有點火。

「要做什麼呀?星期五你們不是把家都打掃好了,椅子都排好了,還要準備什麼?」不知道媽媽在緊張什麼。

「客人來家裏,不用準備點水果或飲料嗎?水果不用切嗎?」哦,我懂了,敢情是缺小女佣要回去做家事。

「唉呀,人家當初就說好不用準備了,準備了他們也不會吃呀,就泡壺茶水就可以了。」唉,好面子真不是好事。

「這樣怎麼可以,客人來家裏就只有喝茶,總之,妳快回來!」

「鳴,現在才七點耶,那麼早回去幹嘛,不能讓我睡飽點哦...」想討價還價一下,反正十點回去切水果還來的及嘛。

「對了,妳先打電話和提親的對方說,家附近昨天有人開始辦喪事,所以不能從路口進來,要繞一圈,從巷子另一頭進來,知

道嗎?」呃,怎麼不早點講呀,我昨天還在和外星倫沙盤推演,要從什麼路線走進來,現在這種突發狀況,他不知道會不會走

呀,好吧,我待會打電話告訴他。

「還有,我剛被虎頭蜂叮到了,現在手在抖...」媽媽突然丟出這句,所有的瞌睡蟲全都跑光了,什麼,虎頭蜂?

如果我們家住在郊區山區還有可能出現這種昆蟲,可是我家在市區耶,而且怎麼會莫名在家中出現會叮人的虎頭蜂?

掛完電話後,連忙用最快的速度起床洗臉刷牙趕回家,回到家時,媽媽還在很開心的和阿姨在講電話聊天,
呃,這像是被虎頭蜂叮到然後很嚴重的人嗎?

連忙問媽還有沒有其他的症狀,沒有頭昏/沒有紅腫/沒有過敏/沒有疼痛,只有微微在顫抖,而且好像好多了,
(顫抖應該是緊張+害怕的結果),才開始問起虎頭蜂出現的經過,原來一大早媽起來切蘋果,莫名有個蟲子在廚房的空中飛來飛去,她以為是蟑螂,就把抹布往上丟,丟了兩次才蓋住那隻蟲子,她把抹布捉起來丟進水槽裏,想用水淹死蟲子,過了一會兒,她打開抹布想看蟲子死了沒,沒想到那隻蟲居然是隻虎頭蜂,而且不偏不倚就直接把刺叮向手指頭,媽立刻把那隻蜂捉下來,丟進水槽裏,但手指頭已經被叮了,所以立刻將血擠了一些出來,然後沖水抹藥(老實說這些動作好像都不太對,正確應該是快點冰鎮或塗氨水,怕有過敏現象最好去醫院打抗組織胺的針),不過大概虎頭蜂叮的不太深,媽後來也沒什麼症狀出現,所以我們就沒去醫院。
(不過為了以防萬一還是要多觀察幾天較好)


過沒多久阿姨打電話來,她說那隻蜂不能打死,要讓牠自然飛出去,因為聽說習俗上說家中如果突然出現蜜蜂或蝴蝶,是神明或祖先來探喜的意思,因為家中有喜事,所以那隻蜂是吉兆,呃呀,現在才說,那隻虎頭蜂早就被媽泡在水裏,只差沒當標本了,如果真的是神明或祖先來探喜的話,不要太計較才好呀...
(想想也有幾分道理,我家從未出現過蜜蜂,如果在陽台還說的過去,但是在廚房,實在很奇怪呀)


不過這段插曲最無辜的是外星倫,因為我一被驚醒後,立刻就打電話給他,
叫他幫忙查詢如果被虎頭蜂叮到應該要如何處理,然後又要他記得改變路線,不要走人家有辦喪事的路線進來,免得觸了眉頭,他在半夢半醒間還是完成了查資料、交待路線及洗頭洗澡的任務。


過沒多久,阿姨也來了,她放心不下,所以還是跑來了,不過幸好媽沒事了,她才放心坐下來,
因為時間還早就在客廳內和阿姨還有媽媽聊天看動物頻道,正在討論蜜獾的習性時,
突然外星倫打電話來說,他們沒塞車所以提前到了,可不可以提早來我家,
幸好提親當初沒有看什麼時辰的,所以就同意了,電話才掛下沒多久,
他們就停好車到家巷口了,突然在想幸好有虎頭蜂事件,才會讓我提早回來,
不然這時我大概還在路上或是床上吧。


按了一樓門鈴開了門後,我和媽在門口等了好半晌,奇怪怎麼都沒人上來,叫我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,
原來我家在五樓,很少爬樓梯的一行人才爬一半就累喘噓噓了,所以還停在三樓休息喘氣一下,
然後我就在四樓看到帶頭的外星倫也在喘,問他怎麼了,
他居然回答我:太累了,要休息一下,現在要整隊一下再往上爬,聽的我好氣又好笑。


一行人進了客廳後,依序坐好,各自介紹長輩身份,上茶上水果,一陣手忙腳亂後,突然間...冷場了,
沒人開口沒人說話,大概前面慌亂間,開始的寒暄語全不小心都被說光了,
接下來不知道要開口說什麼,加上一群人好像都很緊張,反而不知道要說什麼,
然後就尷尬的喝茶吃水果,最好笑的是媽要拿牙籤給客人用,但一緊張怎麼甩就是甩不出牙籤,
緊張的媽媽居然把牙籤丟給剛起床還不知究竟的哥哥說:這個牙籤弄不出來怎麼辦,
哥哥昨晚弄專案到天亮才睡,虎頭蜂事件被我們吵醒確定沒事後他才又回去補眠,
想說十點再起來換衣服接客人,沒想到大家都忘了叫他,他聽到聲音起床後,
才發現客人全都坐好在客廳內了,而他也忘了換上較體面的衣服(希望沒在後頭偷罵我),
一起來才走進客廳就接到媽媽丟過來的牙籤罐,他大概也覺得非常錯愕吧。


沉默了大概三分鐘後(我和外星倫在後頭交頭接耳做暗號,看有沒有要吭聲一下),
外星倫的舅媽開口了,然後就開始講這兩個年輕人呀,要結婚呀,所以來拜訪一下,
謝謝媽媽把女兒養那麼大,女兒很乖很聽話很好,能結成親家是好事,
然後問我們家有沒有什麼禮俗或是要特別注意的(果然很有經驗,場面話說的客氣又漂亮)。


然後媽和外星倫的舅媽就好像鬼打牆一樣,一直在repeat同一段話,
因為要嫁去台中啦,所以路途比較遠(嗯,這句話出現至少十次),一切就從簡辦理,
台中要準備的請外星倫家幫忙,台北要準備的我們家幫忙(這段也重覆十次),
感覺上講了很多,但實際上好像什麼重點都沒講到,最後外星倫吭聲了,那聘金的事(嗯,他一直擔心這點,很怕我媽會要一個天文數字),結果媽說不用大聘(也對啦,又不是賣女兒),
就小聘就好(不過咧了半天後金額還是沒有講,只說依慣例就好,不過慣例是多少我也不知道,看來又是事後要討論的),就這樣彼此有點不太熟悉下又開始repeat剛剛那段話,
過了十分鐘,大概也講不出什麼寒暄話了,外星倫一家人起身退場,連忙開始進行送客。

 


就這樣,緊張的一群人,準備了一堆事後,十分鐘內結束(這不知道能不能列入世界紀錄最短的提親),
雖然過程一堆插曲,不過總算順利落幕了。


好吧,接下來就等訂婚啦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